《阿郎的故事》-浪子的成全

52PK游戏 2019-10-09

一九八九年,杜琪峰执导,周润发、张艾嘉、黄坤玄主演。故事简单,场景也不华丽,却打动了一众观者。

离上映时间已过去二十年,再看依然感动,更深的感动。第一次看,只看到了阿郎和波波的爱情悲剧,为他们的“回不去”流泪。如今重看,更是被另一些东西,触动了心。

故事是真的简单。年轻时爱过,错过,离散。十年后重逢,已经回不去了,却被紧紧裹挟在一起,因为孩子。都想要跟孩子在一起,都离不开孩子。是争夺?是放手?还是团聚?

阿郎在片首,是一个十岁孩子的爸爸,一个似乎不太常规的爸爸,一个在砂土飞扬的盘石场工作的爸爸。看起来邋遢而不靠谱,带儿子生活在那样逼仄凌乱的空间里,送儿子上学更是在车流中穿行,惊险迭起。可是,那张乱发下嘻嘻笑的脸,怎么在看着儿子学校大大的“家庭运动日”横幅时,有一丝凝滞?是想起了谁?

带波仔去签约,豪华办公楼,斯文有礼的白领,与采石场工人、环境的巨大反差。敲门入内,经理人转身回首瞬间,空气又一次凝滞。

十年之前,十年之后。

波波的回忆里,有任性的富家女,有张扬甜蜜的年轻爱人,有风驰电掣的激情,有背叛,有撕打,有高高的倾斜的楼梯和恐慌的尖叫。在回忆里,她的声音失去温度。

阿郎刚刚开始回忆,只来得及说了一句“这十年我到处找你”,就被那一句“杨先生,请叫我潘小姐”堵住了汹涌欲出的话语和深情。

他还是努力了的,用他痞痞的方式,摩托车载着美丽优雅的潘小姐,在车水马龙间灵活穿梭,罗大佑的歌声响起。他载她去“老地方”饮茶,用他的方法换回“老座位”,点“照旧”,面对侍应生的问号脸,他坏坏笑看她:“他一定是新来的。”

从那些片段,可以看到他们曾经的爱情,那么简单,那么美。

他开车,波波与儿子一路玩游戏,他一路轻唱一路回头看他们,笑声洒满一路,直到去海边。分明那么温馨的画面啊,他情不自禁拥吻波波,却破坏掉这脆弱的温馨。

他嘴角微微上扬,几分萧索,跟龙哥说:“人真不能做错事啊。做错了,一辈子翻不了身。”他是不是想起曾经,对波波的心碎满不在乎,甚至挥拳相向?

波仔被“死而复生”的妈妈迷住了,那是小小的孩子曾经向往过的生活,物质的富足,妈妈的宠溺。他的笑容和期待无处遮掩。

他又是爱爸爸的,跟妈妈嗨了一整天之后,坐在餐厅里给爸爸电话,大声地重复“你在吃泡面啊!”片刻之后开心告诉他:“不要吃了,她说你也可以过来。快点啊!”

他用孩子的小聪明帮助爸爸,试图留住妈妈。他两个都爱,一个也不舍得离开啊。


阿郎终于决定要重回赛场。是为儿子赢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?又或者,是为了对儿子彻底放手?

父子俩在等轮渡时,仰望天空,他们俩深深爱着的那个女子,已经飞去美国了吧?“不管是赢是输,我都会带你去美国看妈妈。”阿郎搂着儿子的肩承诺。

当波波挤进赛场,阿郎的视线抓到她,顿然眉眼弯弯时,观众一度以为,就这样了,毕竟是那样用力深爱过的人,毕竟有一个那么古灵精怪的孩子,一个大团圆的结局,很好。

可惜。她回来。而他离开了。有时候放手,是对你最深的爱。

阿郎的故事,有人说这是一个英雄的故事,我却觉得这更是一个浪子的故事,一个浪子的成长,一个浪子渐渐承担起责任,一个浪子的爱。

这又的确是一个英雄的故事,阿郎为儿子重回赛场的决心,在重伤后又为波波而坚持上车用生命赢得第一,成就了一个经典的屏幕悲剧英雄形象。

可是我却会胡思乱想,如果阿郎不要做那个英雄?不要自以为是的“成全”呢?他会无法在波波面前赢回少年时的深情,但他会依然是波仔最爱的爸爸。他会依然在盘石场活得像个loser,但波仔却会拥有完整的父母之爱,哪怕他们可能并不能生活在一起。

可那样,阿郎就不是阿郎了。波仔也会被撕扯成两半。

所以死亡好像是注定的。而通过这场死亡,阿郎找回了他们年轻时的爱,获得了观众的原谅和同情。他对波波和波仔的成全,未尝不是对他自己的成全。

张艾嘉演戏是真的不顾形象,片尾,爆炸声起,她精致的五官几近变形,那分明是一张惊惧惨痛到几近变形的脸。

罗大佑的歌声,再次响起。泪目。

END



我是安之若,全职妈妈,在文字里自在欢喜。

谢谢你来,谢谢你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