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微小说】李端利 | 海碗瘪肚皮

中国医药仪器网 2019-09-09


温情倾注文字,乡愁流淌笔端,相伴流年



蓝天文苑,真情相约


第271期


生命里,一些缱绻,无论素净,还是喧哗,都已经被岁月赋予了清喜的味道.动起笔来,一起纸短情长.

海碗瘪肚皮

文 |李端利

              

星期逢双,碗里面条如银菊婆娑,廖主任捧菊啜香数盏。土豆山坡上,卧有精瘦或肥瘦相间的动物,被手持长勺的打饭厨婶抖落在谷底。倒是一大朵白花花的牡丹,开得虚腾腾满碗,飘散着米香。


开饭了。今天的午饭,大家来得比平时要早10分钟。党校饭厅里的主顾们一个个登场。


那端着兰韵骨瓷的,是洋气的美人,颀秀如一把半合的花伞,廖主任醉心地品着眼前这幅青花瓷美图;捧着阿胶药盆来的,是张老师为她的母亲打饭;手持老式墩子瓷盆的人,是从辋川调来的卫老师;胖叔为了减肥,端的是瘦瘦浅浅的一个小碗;摇摇摆摆打着呼哨的小青年,拎着一次性的纸碗,是从灶房里死皮赖脸要的,一吃嘴一抹,纸壳飘到垃圾桶,免去洗碗的麻烦。廖主任的碗,最尊贵地蹲在橱柜的一个隔层中间,这海碗腻腻的包浆,肯定已盛放过厨婶着意舀出的几头肥猪!




B区是为特殊的散客准备的。偶尔来一个刘姥姥一般的生人,见这里人少,就五仰八岔地乱倒下来,什么帽子呀,衣服呀,工具呀,手套子还有恶心的泔水大袋子呀堆满餐桌。8月30之前是一般粉刷工,9月10号前是水电工。上个周又来了两个挖粪工,还有一次好像是奥特曼孙行者朱丽娅的洋宴,叫什么轰趴。这个地带人是最无章的,所以人们时常会投以光怪陆离的眼光。


C区是最爷们的一排。粗喉咙大嗓,一会儿大叔找小妹的蹿座位,一会是刷微信的彩段子。“你瞧你瞧,这个大美女翘起的大臀!屁股后面的窝窝能给我个当碗,咱也来个开荤的人体盛的艳餐。”扑哧,对面的老卫将正吃着的粉条竟然从鼻孔里喷了出来。大家一看哈哈哈哈哈都恶心地离开了座位。独处守心群处守口。可是大家怎样能说得开心怎样逞道!这会儿,他的彩段子成了人逊,恶心的粉条事件,大家会短暂的隔离开老卫。他为了寻求嘴头子的点赞,于是走到了女人堆里边,逗人家小孩开心。


A区, 最东边临近出饭口的座位,是领导的烟火小日常。五个领导坐在连体长餐桌中间最保密的地带。常常是大家吃饭都走得差不多了,领导们还喋喋不休地在研判着人事制度、绩效考核、节能减排、绿化美化、网络八卦和自己媳妇的脸别家小姑娘的腰。研判到一定的火候,也会粗脖子胀脸大声地嚷嚷起来。青睐廖主任,是书记在人选的拿捏上研判得到的义举。





原因是那个廖主任最爱蹿位子,还能于非逻辑似演绎地撺汇。其他的人都走光了,廖主任将碗端到了A区,他是个执政党的CC系民情调研员,有向书记献笑的计划。“唉,这个老李真的是死都不愿晋级哦!还有还有,今天那个小于,他说巡视组开溜了,揽扯了一帮人,把咱的开饭时间提前了,危险系数大不?这几天不是巡视组还要来看上班的纪律吗?这还得了。”


短小的廖主任外号哧溜。下巴长得尖,总爱缩着脖子在这个宿舍转转,那个科室门口看看,所以终于得了个黄鼠狼气味的雅号。廖主任牙关敲击键盘,字字清朗,为领导汇报着,“厕所的顶棚墙皮脱落,但好像没有坍塌的架势,马上得维修!”他还曾向领导进言,某某某要晋升级别,让他晚上到领导房子里谈工作,或是到家里汇报一下情况。还有那次险些被领导猛批一顿。他竟然说,新牙顶老牙!咱院子的中层得一个换换了吧?结果两三天内领导都没有招识他的嘴。


这次,廖主任从舌头里打印出了报告,“厕所顶棚落水管口的那块砖,是我爬梯子压着的,是为了减轻夏天烈日曝晒,学员们方便的时候凉快些!”书记一愣,随即脸部肌肉又放松下来,毕竟同志那颗心是怒放的——秋天树叶堆积,小廖忘记取走砖块,冬天冻结腐蚀,他才不会铲除沤得黑臭而且冻结的屙臜,开春他还会爬上楼顶?书记的脑电波与他交汇:14间厕所顶棚维修是大家不易看见却即成的事实,难得创设一次基建维修的机会!这个小财神真是工作都深入细化到屁眼里去了。静水流深?领导的血液涌动速度是10米每秒!



书记早已有项目:为全体学员宿舍安装空调、改埋地线、更换电表。关键是电压不够稳,总得安置一个变压器机房。生财之道近在眼前。书记派廖主任跑了土地局,再跑安全局,跑了安监局又跑消防站,跑了消防再跑电力局,建设局。建设局、电力局都要求再找老板重新转手承包。党校领导求神神告奶奶,千山万水,峰回路转,尘埃落定。那得多少周折费用?书记和廖主任眯眼看着帐单后边挑了6个0的钱数,谁也不说话。


廖主任在集中打黑那段时间,来饭堂吃饭的次数多了;在外跑工作那段时间,尊贵地蹲在橱柜隔层的碗,寂寞得没人招识。一年半后,这个男妈妈怀了孕,胎位很是不低,这次惹祸的是江湖的另一只碗。


“追责”“政治站位要高”高频的词眼叫嚣在手机电脑电视上。 


时不时地,廖主任也挤身于B排和C排的中心地带,和大伙暖和暖和心。他把屁股伸进A排的次数反倒寥寥。


美年达体检,廖主任原来对开过小灶的身体自信满满,可是体检的老中医,鄙夷地从眼镜上面射出寒光,“多大?32岁!?体重超标,重度脂肪肝。”心理医生:压力山大,你得真诚地开口笑。


再后来,廖主任菜里每天只收纳山坡上两块精瘦的动物,他碗里的牡丹花开得小了,菊则半开。


后来的后来,廖主任的碗变成了瘦瘦浅浅的,另一个海碗里盛的是半碗清汤寡水,他变成先喝汤:人们也在运动场上见到了廖主任,时而怒簇五官练笑。       


最显眼的是他瘪下去的肚子。


作者简介

李端利,蓝田县安村镇白村中学教师。

格局.品味.思想

关注《蓝天文苑》

感受纯文学魅力


《蓝天文苑》投稿声明:

 《蓝天文苑》平台已开通:原创保护、留言、赞赏功能。

本平台采用电子邮箱接稿,只接收原创文学作品.如小说,散文,诗歌,故事等纯文学作品。如有抄袭,分享、转发等现象,文责自负,与本平台无关。

一、作者初次投稿,赞赏全部归作者所有,一周后结算。

二、文章的点击量在400以上,其赞赏全部归作者所有。

三、本平台签约作家的赞赏全部归作者。

四、其它作者赞赏的百分之六十归作者,百分之四十留作平台运营经费。

五、本平台纯属公益事业,所有来稿均无稿费。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投稿邮箱  1073587708@qq.com    

请加主编微信wxid-upaolh59zy7i22


留言是一种鼓励. 转发是一种接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