惨!为什么他刚来这里,就会碰到如此倒血霉的事情?

津市汽车网 2019-07-09

惨!为什么他刚来这里,就会碰到如此倒血霉的事情?惨!为什么他刚来这里,就会碰到如此倒血霉的事情?

街头。

连续询问了数个附近遛弯的老头老太无果后,魏刚宁突然扯了扯箫音茵胳膊,“音茵啊……”

“魏哥,什么事?”

“你发没发现,气氛有点不对?”

“气氛不对?什么意思?”

魏刚宁又朝四周围偷偷扫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不知是不是错觉,我总觉得咱们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。”

伸手做了个插眼珠子的动作,“也可能是我多心了,后面有两个穿西装的男人,别回头,听我说就好,对,就是那两个大晚上还戴墨镜的装逼犯,之前在上一个街口我就看见他们了……”

“哦,你说他们啊?我知道,那两人已经跟我们十几条街了,怎么?魏哥觉得他们有问题?”魏刚宁话还没有说完,箫音茵就笑眯眯的说了起来。

呃……

魏刚宁又要吐血了。

感情自己就是一呆逼啊?人小丫头早就发现了?

可他就是想不明白,既然你丫早发现被人跟踪了,为什么不提前告诉老子?反而还装得那么淡定?你他娘缺心眼啊?

哦,对了,差点忘记这丫头是深度武侠剧毒患者,没准现在还沉浸在自己武林侠女的美梦中,说她缺心眼似乎也没什么大错。

掏出一根烟点燃,魏刚宁再次用眼角偷偷朝背后瞟了瞟,发现那俩西装汉子依旧远远吊在后面,见自己回头,急忙蹲地上系起鞋带来。

我日。

魏刚宁心头骂娘,如果不是碍于双方体型不对称,他真想跑过去扇那俩装逼犯一大嘴巴子,你丫都穿着皮鞋呢,还系毛的鞋带啊?

咦?不对!

就在魏刚宁心头腹诽,暗骂两个跟踪者不专业时,头皮猛然炸了起来。

那俩西装汉子或许是因为魏刚宁回头得太过突然,蹲地上时动作不免大了几分,其中一人的西服下摆都被掀开了一些。

就是这一不经意间外露的细节,立刻令得魏刚宁汗毛倒竖,心脏拔凉拔凉的。

“枪!那装逼犯腰上竟然别着枪?!”

“魏哥,你……”见魏刚宁神情变幻不定,箫音茵又好奇的看了过来。

魏刚宁眯了眯眼,忽地咧嘴一笑,“音茵啊,我记得在过来芗港之前,你曾说过,什么事情都听我的对吧?”

箫音茵点头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“当然了,魏哥你一身修为深不可测,又在红尘中历练了这么久……”

“得得得,打住打住!”

魏刚宁心头暴汗,差点忘记这小妞是个二缺货了,急忙捂住她的小嘴道:“客气话现在就不用说了,既然一切都听我的,那你记好了,一会只要我数到三,你立马跟着我跑……”

“啊?跑?魏哥,我们为什么要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魏刚宁加重语气,眼神变得无比的凶狠,“哪儿那么多废话?刚刚我说的都记好没有?”

“嗯。”箫音茵还是第一次见魏刚宁露出这种表情,心中纵有千般疑问,此刻也不得不乖顺点头,“行,都听魏哥的。”

“三!”

“啊?你,我,怎么这就三了……”

“赶紧跑啊,你个傻逼娘们!”

魏刚宁咬牙切齿,早知道不能轻易相信这妞的承诺了,“三”字刚一出口,猛地扯起箫音茵一条胳膊,撒开大脚丫子就朝前面一条支路跑去。

“咦?”

远处,阿彪二人刚假模假样系完鞋带从地上站起来,就看见前面两道在路灯下狂奔的身影,脸上顿时出现两个大写的懵逼。

“被发现了?怎么办?”一男人看着阿彪瓮声瓮气问道。

阿彪一巴掌拍男人肩头,“怎么办?追啊,还要老子教你啊?”

话落更不停留,当先朝前面追了过去。

……

要说魏刚宁在工地上这大半年里,别的本事没学到,体力倒是炼出来了。初时他还刻意放缓了一些速度,怕箫音茵跟不上。

可是一段时间过后,他发现自己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。箫音茵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,在如此大强度的奔行中,她的呼吸甚至比自己还要平和自然。

总算带的不是拖油瓶,这让魏刚宁有些欣慰。然而这种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,随着身后不断拉近的脚步声,心脏又狠狠的提了起来。

最可怕是,随着一晚上到处找人询问打听幻音武馆的事情,时间已近深夜,大街上连个行人警察都看不见,就是想找人求救帮忙都不行,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身后两个西装男才会越发的肆无忌惮。

怎么办?

究竟该怎么办?

这他娘到底得罪谁了啊?

为什么才刚来芗港,就会碰到如此倒血霉的事情?

魏刚宁越跑,心头越是害怕,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二十郎当岁的年轻小伙,哪怕身上经历过一些事情,但怎么也和“枪手”“死亡”这些词语沾不上边?

转眼又是几分钟过去,魏刚宁终于确认,仅靠两条腿怕是无法彻底摆脱后面两个装逼犯的追捕。正是心急如焚时,一条漆黑的巷子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魏刚宁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在看见巷子口后,几乎连犹豫一下都没有,直接拉起箫音茵的小手就往巷子里跑进去。

刚进入巷子没多远,一股浓烈无比的恶臭就传入鼻孔,几欲令得他快要昏过去。

靠,自己把自己给逼死了?!

魏刚宁心脏抽搐,这才发现,刚刚慌不择路之下,选择的竟然是条附近小区倾倒垃圾的死胡同巷子。

“咳咳,那个,嗯,那个魏哥,我能问问,咱们进来这里干什么吗?”箫音茵望着魏刚宁,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满全都是好奇。

干什么?

老子难道会告诉你,是因为哥们被吓懵了,慌不择路下才选择这条路的吗?

魏刚宁瘪瘪嘴,懒得回答这种明显掉智商的问题,眼珠一转,很快把目光锁定在巷子里面一个高大的垃圾箱上。

没办法了。

魏刚宁咬咬牙,一指垃圾桶道:“走,咱们藏里面去!”

“啊?”

箫音茵眼皮抽抽,虽然没有明说,可那张纤尘不染的俏脸上已经写满了“嫌弃”。

不错,她已经进入了开窍期,虽然还没有开“鼻窍”,但屏蔽嗅觉,不让四周的臭味传进鼻子里还是能办到的。

可就算如此,让她躲进一个脏不拉机的垃圾桶内,天生爱干净的她还是有些不乐意。

巷子外脚步声越来越近,死亡的阴影越来越强烈。

魏刚宁哪顾得上箫音茵的感受?说完话后几步走到垃圾桶面前,揭开盖子就朝里面跳了进去,同时不忘回头朝箫音茵招呼道:“你到底进不进来?”

“这……”

箫音茵目光流转,最后还是狠狠一咬牙,“来!”

好吧,前辈如此实力,修为不知比自己高了多少倍,都愿意为了“红尘炼心”,而躲进那般污秽之地,自己不过是一个只开了眼窍的低等武人,难道这点苦都受不了吗?

从某种角度来说,无论是魏刚宁还是箫音茵,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了。

一旦达成了以垃圾桶藏身的决定后,整个过程完成得比想象中更快。从揭开垃圾盖,和魏刚宁一起躲进没装多少垃圾的垃圾桶里,到最后掩上顶上的盖子,所有事情做完,时间不超过三十秒。

也幸亏两人身材都不是那种特别大号的,而这有别于内陆城市的垃圾桶又设计得特别的大,容下两人后并不显得拥挤,当然,宽敞更是说不上。

黑暗的垃圾桶内,两人紧贴在一起。别看箫音茵身材纤瘦,接触起来却是格外的软绵。因为是紧贴的关系,魏刚宁更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胸前的丰满,哪怕看不见,也能想象其中多么有料。

温香软玉饱满怀,又都是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女,按照正常的言情路子走,肯定会发生点什么。可魏刚宁此刻不仅没有半点惬意舒服的感觉,身体某处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冲动反应都没有。

知道为啥?

臭啊!

这他娘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。也不知道垃圾桶里究竟被人丢了什么东西,种种恶臭,简直快把人给熏晕过去。

低头看了眼怀里的箫音茵,虽是皱着眉,脸上倒没有太多厌恶嫌弃的表情,这让魏刚宁再一次对她心生佩服。至少在扛臭这一点上,他是拍马也赶不上对方。

“魏哥,有事吗?”似乎感受到了魏刚宁的目光,箫音茵小声问道。

“没,没事。”魏刚宁摇头否认。

“哦。”箫音茵支吾了一声,隔了一会又问道:“魏哥,我感觉你心跳得很快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对了魏哥,咱们还要在里面藏多久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咦?魏哥,你到底怎么了?我在跟你说话呢,为什么你总是不回答?”

“你……”

魏刚宁牙齿咬碎,突然有种把这妞狠狠暴揍一顿的冲动。

是老子不说话吗?

你他娘一说话就像机关枪一样放个没完,老子就算想说话,也得有机会插嘴不是?

“魏哥你……”

“闭嘴,有人来了……”魏刚宁冷冷打断箫音茵的声音,他发誓,只要自己能够侥幸逃过此劫,他第一件事一定是撕烂这二缺小妞的嘴。

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。

魏刚宁的心脏立刻高高的悬了起来,他知道,是那两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西装汉子终于追来了。

“别过来,千万别过来!”

魏刚宁心头默默祈祷,只希望两人受不了垃圾巷子的恶臭,快快离开。

上帝似乎并没有听见魏刚宁的祈祷,几乎是同一时间,一把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就响了起来,“我靠,这他妈也太臭了,彪哥,这还是人呆的地方吗?”

被叫彪哥的男人阴恻恻道:“嘿嘿,觉得臭啊?那如果让你在这种恶臭与活着之间做个选择,你会怎么选?”

“那我当然选活着了!”另一把声音笑咧咧道,“只要能活着,别说让我躲垃圾堆,就算让我掉茅坑都愿意……”

“既然知道,还他妈傻杵着干什么?赶紧干活啊!”彪哥冷哼了一句,似乎还在那人屁股上踢了一脚。

这个时候,魏刚宁的心脏几欲跳到嗓子眼了,因为他听到,在彪哥刚说完那句话后,一阵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接连响起,再回忆起早前在男人腰上看见的铁家伙,不用想也知道,对方拔枪了。

“完了,这下死定了……”

魏刚宁面如死灰,在感觉到外面人已经拔枪后,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,瘫在垃圾桶内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就是这样绝望的时刻,怀里小妞再次说话了,“魏哥,他们好像已经过来了,我能问问,咱们还要等多久才能反击吗?”

未完待续,由于篇幅所限,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!

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,可以点击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先睹为快。

也可关注云阅文学微信号(yunyuewenxue),回复书名《武侠聊天群》或194088。